5月20日,中美双方正式宣布不打贸易战了。而本公众号的读者早在4月22日就知道了。尴尬的是,提前一个月知道这个结果似乎对赚钱没有什么帮助,还不如提前一周知道,还能炒到本周初的这波股价上涨。这就是我当时不愿意动笔的原因之一,没有用。这么多年来,我没能用知识与分析让自己和身边的朋友发财,日后,可能也无法给公号读者指出暴富捷径,与其他天天传授致富经验的财经公号相比,我感到羞愧感当。

 

在通稿声明中,未来中国会提高美国农产品和能源的进口以减少中美贸易顺差,所以短时间内,大家应该可以吃上更多的美国牛肉、猪肉和鸡肉了。美国牛肉之前的进口配额很少而国内需求量很大,会是影响比较大的品种。猪肉相关的有前几年双汇收购Smithfield,有兴趣的话可以研究相关研报。另一个影响比较大的领域是汽车,伴随关税下降,进口汽车会有一波明显的价跌量升,而消息称特斯拉已经开始降价了,进口电动汽车的牌照也有望迎来一波松绑。然而总体来说,中美贸易的数据未来的改变主要在统计口径上,比如说从日本、台湾的转进口可能被直接进口替代,实质上的进口提升不会太高,不可能达到千亿量级,原因在前几篇中讲过了。


看标题可能有读者以为这篇公众号要讲债券、信托计划违约问题,最近固定收益市场也确实有热闹可看,什么直辖市国资平台债务违约,什么10亿AA+公司债只发出去5千万云云,相关的还有资管新规之类。这些是公众号的议题,不过,还没有到说这些的时候。


今天要说的是联响的事。


01


美国虽然已经宣布不对中兴实施禁运,中国的“芯痛”问题却已引来各界积极而热切的关注,在这一背景下,联响当年在5G行业标准投票中卖华为的事情又被挖了出来。客观来说,称联响一个投票就卖国这种事,实在是太过抬举它了。关于此事的详情,网上已有很多,不再细表。至于又说什么联响投票阻止国产操作系统预装,就纯粹是骗计算机小白了,无论套什么GUI,Linux就是Linux,跟国产操作系统毫不沾边,而不让普通消费者用Linux,倒是负责任的表现了。


联响的卖国,跟那些投票其实没什么关系。群众的声浪这么高,在于联长期以来扛爱国的大旗坑国民,产品在国内卖得比国外价高配置低,而且是在众所周知众目睽睽的情况下,理直气壮做出来的。包括人民网在内的官方也曾看不下去,就此事多次专门敲打过,例如http://it.people.com.cn/n/2015/0424/c1009-26898997.html


联响辩解称,国内卖得贵是因为国内税高,而且这是定价策略,定价太低国人会以为联响档次低。前者是有道理的。因为不仅联响的东西国内贵,苹果的东西也是国内更贵,其他品牌的电子产品、奢侈品、汽车等等商品也都是国内更贵,这里面不仅是关税差别。后者的说法在电子产品上就毫无理由了,配置与产品质量放在那里,难道国人如此缺乏辨识能力,会仅凭价格认定产品档次水平?进一步的,一方面凡事有度,比如同型号产品不仅价高还把配置阉割,就做过火了,而且产品型号那么多,一般人不会仔细辨别,这种行为就近乎欺诈了。另一方面,虽然做的事情是一样,人家毕竟没有扛民族的大旗。本来做生意就是以赚钱为目标的,但是嘴里成天民族大义立了牌坊,到头来却说自己和大家一样会控制不住,就属于人设崩了。


作为十几年“走出去”的先锋,走向世界的民族品牌“骄傲”,联响的海外经营却只能惨淡来形容,连年亏损,以至于称联响赚国人钱补贴海外的声音四起。当然未必把连响想得这样坏,海外亏损可能只是因为联响经营管理无能、产品没有竞争力而已,而国内可以打国产旗号依赖政府机关与“爱国者” 们盈利,并不一定是故意补贴海外市场。


除了价格问题外,联响的产品又如何呢?来看看联响是怎么做手机的:

强行蹭区块链的热点,可以说完全不要脸面了。从这个广告就可以看出联响长期以来重营销、重渠道、重噱头而轻研发的传统,以至于联响的研发工程师都自嘲说,联响就是个扎灯笼的灯笼厂。


02

虽然满世界都是它家广告,小时候要买电脑却是绝不会考虑联响的,因为一台联响的台式机价格,大概相当于2-3台相同性能配置的组装机,按当时的说法,这个叫“品牌溢价”。一直到工作以后,配的电脑就都是ThinkPad了。长大后对配置和性价比也不再敏感,而自IBM时期ThinkPad就以坚固耐用著称,加之懒得比选,个人自用的笔记本也都一直是ThinkPad。


直到去年,自用的笔记本风扇轴承断了,开机后隆隆作响。作为中关村边上的老居民,由于担心修理被坑,虽然过了保修期,依然特意打电话给联响客服,要了周边3个联响授权的维修点地址,打算去联响的官方修理。


三家店给我报了400-800不等的换风扇价格。老实说,第一次听到价格的时候是震惊的,因为我知道笔记本风扇的价格是这样的:

即使算上人工费,个人以为400元也是个过于离谱的价格。问完第一家的时候我想可能是个别情况,因为这个指定维修点看起来像个加盟店。走完三家以后我终于明白过来,同联响的专卖店一样,这些“官方店”就是黑店:报价看人下碟没有标准,而且价格奇高。所以后来我走到硅谷电脑城,在一片挂着电脑维修招牌的小摊档中,找了一个看上去还算和蔼的小伙子,花100块钱换了个新风扇。


风扇出了问题以后,又担心这台电脑年纪太大再出毛病,便托友人从香港带回一台Carbon X1,为什么从香港买呢?当然是因为买不起大陆的联响产品。谁知偏又碰上产品质量有缺陷的批次,需要召回。产品质量有缺陷,那是生产经营者犯了错误,一般来说会比较急于更正错误,尽可能为召回提供便利。而大联响是怎么做的呢?在已经有序列号可查的情况下,如果是香港购买的Carbon X1在大陆召回,需要先注册全球联保。而注册全球联保需要:购买凭证+购机人港澳通行证照片+购机时间段内进入香港的访客批准逗留记录。


我自觉身为大陆公民,想享受外宾待遇去占联响香港的便宜,竟然被联响识破并提前设置了召回与保修障碍,而感到羞愧难当,又不敢使用这台据说有螺丝掉落电池引发火灾隐患的电脑,便只能让它蒙尘了。



03



与联响在5G标准投票中卖华为一并被翻出的,还有一些陈年老账,包括柳传智与倪光楠的旧隙,以及联想做程控交换机的历程与华为的比较等等,这些其实早年出版的著作包括一些当事人写的书已经有很多内容。


提到联响的历史,就不得不提中科园计算所,其实说起中科园这个名字,懂的人也就有所得了。在打击国有资产流失风头正紧的日子里,联响的创始故事一度变成,是由柳传智向中科园“借”钱创立的,以显示其后股权大规模转私的正当性。不过这个故事漏洞太多,知情者太众,如今官方的版本里,如果非要提到联响创立,都会说是中科园计算所投资设立了。


无论说法如何,时至今日,名义上看,联响控股的第一大股东依然是中国科学园,具体来说是中国科学园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这个公司后来更名为中科院控股有限公司。这次更名亦说明其特殊性,它实际上更类似于当年集体所有的企业,与当下一般的国企和民企均有所区别,捎带着,联响便也在国企与民企两个身份间方便地游走:对境内,以国企身份招揽业务,对境外,则强调自己民营企业的属性。


联响控股与联响集团作为母子公司,同时在香港上市,在经营上却是相对独立的。粗略的说,大家日常使用的联响产品,包括电脑、手机等,都是属于联响集团的业务。而联响控股除了持股联想集团外,还有地产、金融等各项产业,接近投资公司。这两套人马,尤其是联响控股,在跟外界打交道的过程中,也是视情况方便,或是澄清区分、或是有意混淆。


联响控股的诸多投资中,有一项是持有北京高华证券有限责任公司25%的股权,而高华证券有个子公司叫高盛高华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在中国大陆的业务,高华证券、高盛高华与香港高盛,是一套人马三块牌照,对外一般都称高盛,所以很多人只知高盛、不知高华。柳家大小姐柳轻,在加盟滴滴之前,正是在此工作。


04



联响卖国的言论甚嚣尘上之后,柳传智发表“誓死捍卫”的檄文,紧接着便有所谓的百位企业家力挺。在这份力挺名单中,早期尤为显眼,后期被刻意低调处理的,便是所谓泰山会的成员。而这系列举动所流露出帮派气息,亦不枉柳会长的教父之名。


泰山会为公众熟识,很大程度上缘于史御柱走红。史御柱最早靠做汉卡(彼时也是联响的主要业务之一)赚到第一桶金,然后靠卖脑黄金发家。在史御柱口中,汉卡是他开发的,脑黄金是他从美国留学的同学那里听说、而后起名策划的。然而,这家从美国得到消息的珠海公司、生产以进口金枪鱼为原料的DHA,其产品巨人脑黄金的包装上印着的却是内蒙古的生产商。而因跨省抓捕被起底的红毛,正是所谓蒙派保健品的泰斗与幸存者。在那个保健品、保健神器肆虐的日子里,每年有数万人在呼和浩特参加一年两次的“内蒙古医药保健品招商会”,做保健品的史御柱,大概是没有去参加的。


史御柱后来盲目投建巨人大厦,又遇保健品市场式微,巨人电脑非法预装windows被微软起诉四面楚歌,资金链断裂,巨人集团破产。按现在网传的说法,是泰山会的段永基将史御柱介绍入会,并给了史御柱50万让他东山再起,便有了随后电视机被“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的广告霸屏。靠着将原本20块钱用来倒时差用的褪黑素以260元价格买个给广大老年人和孝子贤孙做健康长寿药,史御柱赚到了比之前更多的钱。在2000年到2001年,这位营销奇才把自己营销了出去,他用这些老人和孝子贤孙的钱,把之前巨人大厦集资所卖的楼花赎回,终于成就了一位“从亿万富翁到破产,再到东山再起又成为亿万富翁,更还清本不需要再偿还的债务”的诚信的传奇企业家。随着史御柱的声名鹊起,也就越来越多人知道了泰山会这个帮助他再起的企业家联盟。


在2012年,史御柱又因自2011年始的大笔增持和参与民声银行增发巨额浮盈,再度声名大噪。事实上,民声银行本就是泰山会与工商联共同设立的。很多人当时奉史御柱为股神,却不知他买的是自己人的银行股票。自08年后,大多数企业家已经不再认为实业有出路,转而认定地产、以银行为代表的金融才是一本万利的好生意,而买自家人的银行,是再顺理成章不过的了。


本届政协名单出炉后,许佳印当选政协常委引起了一些困惑,其实这些知名企业家常在政协当委员、或在人大当代表,是有历史传统的。比如柳传智便是人大代表。企业家当政协常委也几乎是惯例,民声银行当时的董事长董文彪彼时就是政协常委,不仅如此,彼时他还是政协工商联的副主席,由民声银行的出身,这并不意外。


民声银行设立伊始,董文彪就是副行长,至06年成为董事长,可谓民声灵魂人物。然而在2014年,却高调牵头设立中民投,不玩银行要改玩基金。微博上史御柱主动发声,说自己在中民里投出10亿,以自己这般大佬身份只占个小股2%,言下之意中民投是真正大手笔。高调设立的中民投,最初宣称投资的主要领域却是光伏、船舶、钢铁等行业,个顶个都是当时破产潮四起的夕阳行业。这是因为董文彪们搞中民投本就是出于几个考虑:1、民声银行的资产质量问题已经初步暴露。民声银行在数度上市与增发中,一直强调自己做小客户,并且宣称小客户更讲信誉、坏账率更低,然而其实跟趣店创始人罗敏说自己的现金贷用户信誉比信用卡用户信誉还要好大致是一个逻辑。组建股权投资基金有利于增厚民声原有客户的注册资本、通过交叉持股等财务手段降低负债率、实现事实上的债转股、设立以循环注资为运行方式的资金池,从而增加其获得体系外资金的可能性,拖延问题暴露的时间。2、从民声落地到中民投的管理层,在股权分散的情况下实际为管理层控制,权力只大不小,而且民营基金比体制内股份制银行受到的牵制要小的多。3、成为这群企业家的牵头人与号召人,集中资源。


不过,中民投没有让他们完全得偿所愿,毕竟没人愿意自己的钱去填别人家窟窿。50多家企业联合起来的中民投终没能齐步走,内部对管理层的厚此薄彼、无视小股东利益的也怨声颇多,差别对待到了什么程度呢?泰山会成员的出资都是民声银行代付的。


中民投为人熟知最大一笔投资,是在成立后不久的2014年底,以248.5亿元的地王价格拍得上海董家渡地块。买地做房地产,是比较容易让这些老板们达成一致的。而借地生钱,不断提高估值抵押出更多现金,更可谓是这群人的老本行了,所以短期内不仅资金链无虞,投资收益还非常可观。而众多股东,虽然不是每个人都有话语权,还是使得中民投与民声一样关系户遍地,老一辈管理层官僚作风又浓重,终于也就成为纨绔子弟“顶级”投资机构投资人的批量生产基地,加之成立本意就不是做什么实业投资,也就做不成什么实际的事了。


05


前朝令大秘有一个西山会,以山西籍高官为主,结党营私。而西山会与泰山会,可不仅是名字相似,民声银行身上可知端倪。计划有变之后,随着时任民声银行行长的毛晓风被查,西山会与民声银行之间的关系随之暴露,比如民声银行的夫人俱乐部,让高官夫人们得以在民声银行位实现钱多事少离家近、位高权重责任轻的职业抱负。


毛晓风2015年1月被纪委带走后,董文彪曾去美国进行了一次长期调研考察。而民声高层则经历了一些动荡,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处于被接管状态。而之前的积弊与坏账问题也渐渐掩盖不住,风险事件不断,股价持续走软。与此同时,整系的相关企业,包括联响,经营或融资上也未能一帆风顺。


另一位喜欢去美国考察的,是山西籍商人贾跃停。贾老板跟得更紧些,2014年6月政策被查,贾老板旋即滞留海外数月。待他归来,众人皆以为贾老板手段了得,能够平安落地,又让他圈走百亿元真金白银,终于2017年乐视资金链断裂,贾老板再遁美国,不知此生还会否回到祖国了。从大佬们的行踪看,美国大概是个好地方。


提到了贾跃停,也就该提到孙洪斌了。孙洪斌清华毕业后加入联响,很快便当上了联响集团企业发展部一把手。按现在公开的说法,其因为功高震主、不顾大局,在联响内部组小团体,1990年被柳传智送进监狱,1992年以挪用公款判决5年,也算是柳教父威名来由之一。这桩牢狱官司,在2003年又被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改判无罪。此旧事细思起来是相当骇人的,难道说当时孙下狱是冤罪?若非冤罪,为何事隔十年还能改判无罪?


孙洪斌1994年出狱后,找到柳传智,倏忽间又变成了教父的朋友。这位水利专业出身的前联响中层,立志要做房地产,于是向柳传智要了50万,成立房地产中介公司。后又在柳等人的支持下,在天津大搞房地产开发,十数年间与联响的地产业务始终有合作。到了2016年,联响又把所有地产业务,悉数卖给了孙洪斌的溶创。


泰山会的孙洪斌,说他150亿元接手西山会贾跃停的乐视,是因为老乡情谊、看好老贾、看好乐视。知道了他俩的背景,对这个故事,便如同对之前的1001个故事一样,让人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想相信,更会怀疑这些钱最后是进了哪些口袋。孙洪斌的白衣骑士当了200多天后,又辞去在乐视网的职务,直言投给乐视的钱悉数打了水漂,操作看起来匪夷所思。而就在孙老板在乐视身上豪亏百亿元之际,与联响同在香港上市的溶创中国的市值,从2017年的300多亿,上涨5倍有余,最高时超过1700亿港元。


06



所以联响一响,果真连连作响,随便哪条线一牵便是一串,仅泰山会、民声系、中民投便是多少企业,能谋得百位企业家为它站台,也就不足为奇。就连美国老赖贾老板,都一该往日缩头乌龟的做派,在微博上口惠了一把。然而事件发酵这么多天,最后被顶在前头要捍卫联响声誉的,却是任正飞、马芸、刘强冬等人,而嫡系们又悄悄躲到众人中去了。


对于利益牵扯不那么深的企业家,原本发声或许只是因为担心所谓“卖国”变成一顶大帽子,哪天自己也倒这个霉“被爱国”一回,于是仗义直言,希望生意能归生意。如今变成了力挺联响,要在积怨已久的亿万民众面前捍卫它一家的声誉,不知是否在意料之中。